當前位置: 首頁 > 頭條 正文

溫州馬氏書畫與家族文化傳承的啟示

時間:2020-04-16 20:49 作者:蘇花 來源:中國書畫觀察網
分享到:

在我國歷史上,溫州是山水詩、南戲、永嘉學派與甲骨學的發祥地。1840年鴉片戰爭后,溫州百里坊馬氏開始崛起。這支馬氏稱清初始遷溫州祖為“銀潢公”,傳到馬昱中已是第七代。馬昱中于清道光八年(1828)榮膺解元之選。以“書畫傳家三百年”推算,馬昱中與兄長馬炅中正好處于前后150年之間,既是馬家到溫州后幾代文化積聚的結果,又是書畫傳家承前啟后的人物。從現在僅存的幾件馬炅中書法作品來看,他沉潛右軍《圣教序》,寫得滋潤朗暢,功力獨具之中頗見才子氣質,這樣的字,在藝術之風浮躁的現代,書法家們是很難寫出來的。

馬氏真正以書畫擅名當世的,則是馬孟容、馬公愚兄弟。從血統上說,他們是馬氏第十一代,書畫傳家已二百多年了。

馬孟容、馬公愚的父親馬壽洛(祝眉)自青年時代就從事郵政業,同時也注意因材施教,鼓勵培養子女學習西方先進文化。在這種開明家庭風氣的熏陶下,馬孟容、馬公愚兄弟辛亥革命前夕從新式的溫州府學堂(今浙江省溫州中學)畢業后升入浙江高等學堂(今浙江大學),成為既有深厚傳統文化素養,又經系統新式教育,比較全面又高層次接受西方文化知識的最早一批溫州知識分子、文化精英。他們的投入,無疑為溫州書畫的發展注入了富有生機的新鮮血液。

馬孟容從事藝術創作的時代,正是晚清以后,寫意花鳥特別是海派花鳥畫大盛之日。海派花鳥登峰造極者吳昌碩,取法青藤、八大、石濤的大寫意畫風,筆墨凝重奔放,色調濃艷,成為一代絕唱,猶如日行中天,使群星黯然無光。但馬孟容沒有因此而人趨亦趨。他深知吳昌碩之所以高明,正在揚己之長,自開新境。于是,他用自己特有的輕快清麗的筆墨、明凈淡艷的色調,以精于花鳥草蟲形象刻畫的功力,染翰點彩。如《楓葉八哥圖》《秋柳鳴蟬圖》等,已經完全超越乃師畫風,拓展出屬于自己個人的藝術空間。他畫的菊和蟹最受畫界稱道,有“馬菊蟹”的美譽,而他又常常把兩者組合于一起,在萬紫千紅之中,間以濃淡有致的墨蟹,大紅大艷與濃黑的墨塊形成強烈對比,與海派異曲同工,又另辟新境。

馬公愚青年時代,書界上層盛行趙之謙融顏體作魏碑行書、與吳昌碩變形石鼓文兩種書風。從現存《楠溪楓林村詩》《贈荔裳八言聯》等作品看,那時馬公愚的宗趙擬吳之作已接近逼真地步,而且都寫得筆墨酣暢,樸茂雄健,在把握時代前沿書風方面的功力相當深厚。但是吳昌碩晚年寓居上海,弟子成林,他們恪守師法,萬人一面,吳風泛濫,結果把一個好端端的吳昌碩用得圓熟俗套了。十里洋場,勢利奔競之風彌漫,趙之謙一類雄健濃黑的魏碑行書很難滿足市儈們附庸風雅的需求。他到上海后,逐漸淡化平素擅長的吳氏變形石鼓文與趙體魏碑行書,以求與時俗拉開距離,苦心孤詣,尋求一種既不降低品位,又不至于媚俗的雅俗共賞書風。在此后四十來年的藝術生涯中,他的正楷行書主要取法鐘、王,篆隸宗尚《史頌簋》《秦詔版》《石門頌》,追蹤《石鼓文》原貌,逐漸定格于以圓潤淳雅、光潔清麗為主調,輔以沉穩寬博、古蒼利落的風貌。

近百年來,百里坊馬氏在溫州文化中領先的地位是很引人注目的?,F代社會要求人們必須有文化,擁有高層次文化正成為現代家庭建設的一項重要內容。一個現代化社會,如果沒有千千萬萬個擁有現代文化的家庭,那是不可想象的。從這層意義說,像馬氏這樣世代文化相傳的家族太少了。建設一個現代化社會,需要更多擁有現代文化的家庭,也希望在建設現代化的過程中,能孕育出更多以高層次文化世代相傳的家族。

——本文摘錄自《西泠藝叢》總第62期“馬氏昆仲研究”專題,《溫州馬氏書畫與家族文化傳承的啟示》,文/張如元

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
分享到:
? 書畫觀察旗下媒體版權所有 首頁 新聞 頭條 展覽 熱點 書法 繪畫 收藏 訪談 評論 名家 滾動 畫院 文化 知識
国标麻将能吃吗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 股票查询官网 贵州快3一天多少期 辽宁11选5走势图 京东智投 福建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15期开奖结果 女孩子怎样理财 广西快3走势图彩经网 秒速快三是怎么玩的